网聚物联生态 共享产业未来

为企业搭建高效跳板,结构化大引擎满足客户不同需求

 

2019中国数字化转型最佳解决方案

“Banking Everywhere,Never at a Bank”布莱特·金(Brett King)在扛鼎力作《BANK 4.0》中描绘了让人兴奋激动的Bank4.0时代,敏锐洞见一个正在发生的事实:银行业务,已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

面对这场技术革新所带来的改变,银行如何应对及转变,银行如何发展新的能力、新的工作、新的技能?在“要么适应,要么灭亡”的抉择中,“嵌入生活的智能银行服务”是《Bank4.0》为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的最佳解决方案。

同样,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感知技术、机器学习等一系列前沿技术已经渗透到各个传统产业领域的当下,数字化转型已成了考验各行各业求生欲的“续命题”。

在这个极速变化的时代,你可以是过客,可以是看客,还可以成为创客……大多数企业都希望成为这场新革命的前2%,成为数字化转型最佳解决方案的最终受益者。

数字化转型是助力企业升级发展的“凌波微步”

从高层次来看,数字化转型代表了企业对如何利用技术从根本上改变绩效的彻底反思。

许多传统企业加快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试图借用数字化这把利器来一场从内而外的颠覆性变革,那么,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就是企业成功转型的关键所在。

放眼望去,无论是世界级企业IBM、Oracle,还是扎根于本土市场的阿里巴巴、华为、亚康万玮等都在布局数字化战略,虽然各家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的“战法”各异,但都凭借各自的优势在为用户创造着数字化价值。

重定义数据基础设施,释放数据价值

智能数据解决方案,该方案支持智能的数据全生命周期管理;从数据接入、数据处理和数据使能三个层面,重定义数据基础设施,帮助客户打造领先的智能数据解决方案,拥抱行业数字化,释放数据价值。

CloudMSP & AI产品,“数据成为新生产资料,智能成为新生产力,企业需要构建领先的数据基础设施,从而打通数据供应全流程,使能数据与业务全连接,提升业务敏捷性。不久的将来,可通过该方案实现一家企业一个数据湖,一座城市一个数据湖,满足居民的生产与生活、企业的运营和发展、城市政府的管理和服务等各项需求,加速全社会的智能化进程。”

“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是我们的愿景与使命,也是我们员工孜孜以求的目标。

以数字化为引擎,各行各业都将驶入数字化增长的“快车道”,大量的传统产业和新兴地区都有望通过数字化升级实现跨越式发展。

智能化平台为企业构建“智慧大脑”

云工业互联网平台打造了国内第一个服务器智能柔性生产基地——信息化高端装备智能工厂,统一整合了柔性生产、智能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实现了从柔性化生产到交付服务的全过程智能化,交付周期从18天缩短至5-7天,人员减少75%,生产效率提升了30%+。

打铁还需自身硬,数字化转型企业的样板。

为用户“画出”数字化转型的蓝图

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数字化转型成为企业IT投资的重点。但是很多企业作为这波的追随者来说,数字化转型只是一个大而化之的概念,脑海里并没有清晰的轮廓,甚至作为企业服务提供商也没有说出企业数字化该是什么样的。

“目前要做的就是为企业画出一张数字化蓝图,让企业清楚的看到数字化企业是什么样子;其次,为企业规划出实现数字化的重要路径;另外,提供一套科学的方法论。通过以上帮企业实现数字化经营、数据化金融、智能化管理。另外,综合型、融合化、生态式的服务平台,相比其他提供商更具优势。”

共享型服务、数字化业务、智能化运营、社会化商业、平台型组织、云架构支撑。

但值得注意的是,数字化并不是简单的冠以“数字”二字就万事大吉的,数字化转型是企业“进化”的过程,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触及并改变企业的各个方面,可以说是在对企业进行颠覆性的重塑。

易消化吸收的“数字化”才是真正的数字化

当今中国企业的主旋律就是产业升级和数字化转型,大型企业无疑起到了顶梁柱的作用。因而,大型企业升级和转型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格局,也关系着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新方向。

正如马云在第一届数字峰会开幕论坛上所说,“真正的大企业不是看市值有多大,而是看担当有多大,不是看市场份额有多大,而是看是否掌握了核心和关键技术。”他认为,在社会发展人类进步的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上突破,是大企业当仁不让的责任!

现阶段,我国不仅有数量众多的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体量也在快速激增。2018年度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显示,中国上榜公司已达到120家,与第一位的美国相差6家,远超第3位日本的52家,从1995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其它国家的企业数量如此迅速地增长。

但是,在数字化、智能化已成为发展趋势的当下,中国大型企业的转型之路仍“步履蹒跚”。数据显示,八成以上的中国企业尚未找到切合自身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路径;同时,只有 4% 的中国企业真正释放了数字化潜力,并成功将投入转化为业务成果。

相比初创企业的轻装上阵,大型传统企业的转型难度堪比艰苦卓绝的“二次创业”,往往有着“转型找死,不转型等死”的尴尬与无奈。

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万亿元,占GDP的1/3。数字经济成为中国经济模式转型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利用数字技术推进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能够有效降低企业交易成本,提升运营效率,帮助中小企业减轻负担,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助力实现稳定就业目标,既推动就业升级,也带来新增就业。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逆袭”的过程,不单单是技术上的问题,还触及并改变企业的各个方面。对大型企业而言,则应以技术与管理创新双驱动,以双模IT为引领,联动云与数两大驱动力,推动企业管理变革与创新,最终完成企业的华丽转身。

具体而言,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关键提升阶段 ,企业应推行精益模式,提升客户体验和供应链等环节的信息化水平;第二是融合拓展阶段 ,企业可通过上云,建立大连接、全共享,应用大数据技术进行业务优化;第三是全面转型阶段 ,企业将从传统IT承载转向AI等新IT承载,进行业务模式变革与创新。其中,运营数字化与智能化是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点。

结语

数字化转型是以数字技术驱动数字革命的方法论。中国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的程度不尽相同,“落后者、跟进者和领先者并存,”针对不同阶段的企业则需要开出“对症”的药方。 数字化转型其实就是如何拿捏“四两拨千斤”力道的艺术,企业数字化转型只要从重塑客户体验,运营数字化、智能化,颠覆式创新三大方向切入来为企业打造相应的解决方案,这种“订制化”的服务将会是最佳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