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聚物联生态 共享产业未来

为企业搭建高效跳板,结构化大引擎满足客户不同需求

 

企业数字化转型迷思

缘起:数字转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DX)是2017年开始逐渐升温的概念。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数字转型是一个“无用”的概念,而对于那些有着长远历史和根基的大型企业,数字转型是他们的重要课题:数字化是什么?又如何开展工作?

对数字化转型困或的由来:似是而非的新概念泛滥和“传统信息化困境”的叠加效应,造成了对“数字化转型”的社会性认知困扰:

在过去几年中所实践的“互联网+”最后大多都成为了“+互联网”,造成了社会性的“认知困惑”。

而在传统企业中,需要申请预算和立项来落实业务创新和IT系统建设,正是这种经典的项目制的IT系统建设方式,形成企业“系统烟囱”与“数据孤岛”信息化困境,令传统企业管理层产生“数字化转型”认知的困扰。

第一解惑,从认知开始:

首先,我们通过“数字化转型的定义”来达成达成共识。数字化转型的定义五花班门,各有道理,笔者认为IDC对数字化转型的定义较为贴切:数字化转型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和能力来驱动企业商业模式创新和商业生态系统重构的一种途径与方法。

数字化转型的目的:是实现企业业务的转型、创新、增长。

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业务转型。

数字化转型的基石是数字技术。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战略层面的概念,它并不是追求眼前效益的机灵战术,其本质,是用数字化技术对业务的重构、流程的重构和组织的重构。根据AppDirect在2018九月的一项研究显示:七成的企业高层表示只有经历数字转型的企业才能在下个五年中生存。

第二,通过数字化转型与传统信息化的比较,获得对数字化企业的特征认知。

1、从本质上比较,传统信息化是“人”驱动“IT系统”,“IT系统”是人的流程中的一环,所以“好不好”由人决定,IT系统只需要关注“有没有”实现功能,即大功告成。而数字化的数字化的本质则是“IT系统”驱动“人”,人是系统流程中的一环,“好不好”由系统决定。我们举个零售店的例子。在传统信息化时代,总部每天会要求门店店长提交第二天的销售预测并据此给出要货申请,通过POS录入系统后台。至于货要得准不准,这是店长的能力决定的,系统只需要提供信息管理的功能即可。而如今数字化的零售门店,销售预测与要货的动作逐渐要交给IT系统来做,人只需要保证这套系统所需要的数据是实时准确的即可。

2、从架构上比较,传统的信息化架构是以流程线性自动化为核心。而数字化企业是数据和业务能力服务化形成网络聚合为核心,所以更需要互联网广泛应用的轻资产型的服务化应用技术架构。

3、从使用对象比较,传统信息化的使用者是企业内部员工。而数字化的使用者除了企业运营人员在很多时候是连接企业外部供应商,客户或者潜在客户,所以更需要数据和智能的能力建立更大范围的连接。

所以,我们通过以上比较,发现数字化企业具备以下特点:

1、具备数字化市场战略和数字化运营能力。

2、渠道数字化和产品定制化。

3、业务智能化,实施按需而变的业务流程。

4、拥有敏捷的技术团队和敏捷的业务组织。

5、数据驱动业务,而不是业务驱动数据。

6、微服务和DeveOps成熟都非常高。

第三,对数字化转型的内容阐述,来获得对数字化企业所具备的创新能力认知。

数字化转型包括以下5个方面:

1、领导力转型,如果一把手、总经理、CEO不转型下边再怎么推都会很困难。所以一定要有领导力转型,认识到数字化转型对于整个业务的价值所在。

2、运营模式转型,更多的来讲如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3、工作资源转型,其实是人力资源转型。每个企业作为老板都在想说,我希望我的销售额增加50%,甚至20%,但是员工数量不增或者减少。显然,业务增加20%,人力资源数量成正比也增加20%,每个人再涨工资,这个结果就是利润率下滑。所以都在想通过资源如何转型,众包、众筹等等,如何利用信息技术整合更多的资源,所以这点就会变成特别关键。

4、全方位体验转型,特别是企业的用户如果是消费者的话,体验极为关键。

5、信息和数据转型,未来很重要的一点,信息和数据未来产生的收入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会成为未来转型的一个目标,将可能作为考核IT部门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刚好这几个转型跟业务范围创新可以把它一一对应起来,也就是说,通过5个方面的转型,数字化企业也具备5个方面的创新能力:领导力转型对应决策模式,运营模式对应运营模式创新,工作资源对应生产模式,全方位体验对应产品的服务,盈利模式对应信息和数据。

第四、基于以上数字化转型的阐述,我们也可以发现数字化转型给予了企业智能化的三个方面的赋能:

1、IT赋能:打造出轻量化/服务化PaaS、企业应用系统容器化、一站式敏捷IT开发与运维自动编排、IT资源最大化利用。

2、数据赋能:实现数据智能数据归一、数据统一治理与服务、数据实体化融合、数据资产化。

3、AI赋能:赋予企业智能,改变线性的人为经验决策,向基于大数据与算法模型的机器智能辅助决策,包括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

第五、对数字化项目建设难度预测,以获得数字化转型难度的认知。

横轴:是每一项成为主流的时间,0—12个月,12—24个月,以及24—36个月,或者一年、两年成为主流,也就是说企业里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在用,我们称为主流。

纵轴:更多的是对企业的影响面,越往上是影响整个企业,越往下是单一部门。圈越大表示越复杂,难度越大,实施起来成本也越高,圈越小则越简单。

第一个点叫“数字化转型投资”,宏观来看,未来数字经济将会占半壁江山,全球到2021年,数字经济规模会达到45万亿,至少占全球经济的50%左右,中国这个比例至少能达到55%,也就是说IT开支里面百分之六七十跟数字化转型相关。

最后,我们可以借国外Wipro Digita机构在2017年所做的数字化转型调研报告,试图说明关于数字化转型的残酷事实:很多公司经历着彻底的失败,或者正面临着失败的危险。

Wipro Digital在调研对象的400名美国高级管理人员中,有半数认为他们的公司没有成功地执行50%的战略。五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是在浪费时间。